澳門新聞網

拿什麼拯救銀行負債荒? 關鍵還在央行流動性投放

財經 | 2017年06月14日

 

 

  房貸量緊價升。近期,多地傳出銀行上調房貸利率至基準利率1.1倍或1.2倍。在漲價的同時,房貸額度也很吃緊,放款時間延長、排隊等待額度乃至暫停受理的情況都在出現。

  在債券利率率先大幅走高之後,作為銀行主要資產的信貸也扛不住了?資產端漲價的根源在負債。如今銀行負債不穩、成本走高,對資產回報率的要求自然水漲船高。

  業內人士指出,負債約束正迫使銀行減少資產配置,但由此導致存款派生放緩,存款增加更加乏力,陷入惡性循環。要化解“負債荒”,在當前形勢下關鍵可能還是取決於央行流動性投放。

  債券在前 信貸跟上

  過去數月,信貸利率尤其是房貸利率經常被拿來跟債券利率放在一起進行比較,以此來說明當前債券收益率所具備的性價比。

  從中債國債收益率曲線上看,5月10日,10年期國債收益率報3.69%,是迄今為止這一波調整創出的最高點。去年10月21日,該收益率在2.65%,半年多時間上行了超過100基點。中短債調整更加顯著,比如,1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了超過150基點,3年期國債也上行逾130基點。這還只是國債,其他利率債如政策債、地方債調整幅度普遍達到140基點和170基點,信用債利率上行幅度更大。

  但在較長一段時間內,銀行信貸利率並沒有出現太明顯變化。央行一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披露,3月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63%,僅比去年12月上升19基點,同比下降4基點;其中個人住房貸款利率4.55%,比去年12月上升3基點。

  去年11月以來,央行供給流動性的價格在上漲,但存貸款基準利率並未上調,加上市場利率上漲對債市的傳導更加通暢,信貸利率調整相對滯后存在客觀原因。然而,資產端的比價效應與傳導效應不容忽視。目前,較具代表性的銀行間市場3年期、5年期AAA及AA+中票收益率均已超過同期貸款基準利率。企業融資需求從發債到貸款的轉移順理成章,終究會引發信貸市場的再定價。

  果不其然,最近房貸漲價、額度吃緊的消息紛至沓來,信貸再定價很可能從房貸這個利率較低且面臨調控的領域打開突破口。據媒體報道,近期,多地傳出銀行上調房貸利率至基準利率1.1倍或1.2倍,上調房貸利率銀行多為一線城市的股份制銀行。在漲價的同時,房貸額度也很吃緊,放款時間延長、排隊等待額度乃至暫停受理的情況都在出現。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作為一種金融資源,信貸利率上行可以從供需關係變化的角度得到解釋。

  從供給層面來看,信貸投放面臨著一定規模約束。研究機構走訪得到的反饋表明,今年銀行業仍面臨一定的額度限制,符合政府下調今年M2增速目標的意圖。同時,年初信貸集中投放,導致額度快速消耗,後續信貸供給面臨的規模約束可能會有所加大。

  當前,負債端對銀行資產擴張的限制更值得關注。中金公司指出,前幾年,銀行的業務思路主要是“以貸定存”,即不需要考慮是否有存款類負債,只要積極配置資產,負債是不用愁的,存款不夠,就用主動負債(同業存單等)來湊,而且資產擴張后,派生存款也會較多。但去年四季度以來,貨幣政策邊際收緊,加上MPA考核約束及銀行業監管趨嚴導致存款增長乏力,銀行業務思路已轉變為“以存定貸”,即有穩定存款之後再去配置資產,如果存款增長放緩,在同業負債擴張受限甚至面臨壓縮的情況下,銀行寧可減少資產配置。

  今年以來,銀行存款增長一直偏弱,尤其是企業類存款增長較去年同期弱很多。據央行數據,今年前4月,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共增加5.32萬億元,其中企業存款增加2719億元,去年同期則為6.24萬億元和1.78萬億元,相差懸殊;存款派生放緩致使M2增速持續下滑,到4月份已降至10.5%,業內機構預測,5月份M2增速有可能跌破10%,創下歷史新低。

  存款增長乏力,對銀行資產配置的限制開始顯現,債券類資產首當其衝。今年以來銀行配債力度一直較弱,突出表現為地方債(銀行是地方債的主要投資者)與國債的利差大幅擴大,而在壓縮債券投資之後,如果負債依然吃緊,銀行着手對其核心資產——信貸進行調整怕是遲早的事情。

  那麼,當前負債到底有多缺?其實,這在“負債荒”一詞風靡金融圈上即可見一斑。近期,從批發性的Shibor到同業存單,再到零售端的理財和存款,有一個共同的主題——漲價!本質上,這都是銀行體系“負債荒”的表現。特別是,近日3個月期AAA級同業存單利率已突破5%,遠超同期貸款基準利率,表明雖然面臨監管壓力,但因存款增長乏力,銀行對同業負債依然具有很強依賴性。

  中金公司指出,資產和負債是相輔相成的。在“以存定貸”的業務導向下,負債約束限制了銀行資產運用,由此派生的存款就會更加乏力,如此陷入惡性循環。今年企業類存款派生放緩,與銀行資產擴張放緩不無關係。

  中金公司認為,如果負債持續緊張,即使貸款需求較強,銀行也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足夠的負債來支撐信貸的投放。

  而從需求端來看,需求的改善也使銀行對客戶的議價能力在上升。一方面,隨着經濟逐漸企穩回升,信貸需求出現一定改善跡象,前4個月信貸投放增速總體是超預期的。另一方面,債券市場調整,也促使企業轉道信貸市場融資,帶來了對替代性融資需求。

  綜上,銀行本身面臨的信貸額度管控疊加“負債荒”造成的對資產投資的限制,使得銀行在資產投資的“量”上面臨更大約束,對資產回報率(價格)的要求自然水漲船高,而不論是債券還是信貸,資產端量、價變化的根源可能在負債。

  對經濟反作用在積累

  與債券市場大幅調整相比,近期房地產信貸市場的變化之所以更加引人關注,不光是因為住房信貸市場牽扯普通民眾,這還表明,利率水平的上漲正逐步向實體經濟傳導,對後者可能帶來的影響無疑值得關注。

  業內機構指出,最近不光是首套房貸利率向基準靠攏,銀行也開始對企業的貸款利率進行上浮,表明銀行在信貸額度有限及同業負債擴張受到限制后,正將負債成本向實需用戶傳導。更應注意的是,如果銀行表內外資產擴張開始放緩,乃至出現縮表,後續M2和社會融資增速恐將進一步回落,從而將抑制經濟增長與通脹水平。換言之,市場利率上行對基本面的反作用力正在逐步顯現。

  反過來看,隨着利率上行對基本面的反作用力不斷積累,經濟與通脹再度面臨下行壓力,終將限制利率的上行幅度,但這一過程是比較緩慢的,且會以經濟的調整為代價。

  那拿什麼才能破解當前銀行體系面臨的“負債荒”?中金公司報告指出,負債端有三種主要的來源,一個是資產派生的負債;二是外匯占款所形成的存款;三是央行主動向銀行投放的資金。目前前兩種都是偏弱的,而在不松不緊的貨幣政策操作基調下,央行投放的流動性也致使對衝到期量和外匯占款減少,並沒有形成額外的凈投放。報告認為,在普通存款乏力、同業負債價格過高的當下,重新啟動銀行資產派生負債循環的“第一桶金”可能也得來自央行。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