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聞網

電視劇《白鹿原》獲高口碑 用工匠精神再現經典

娛樂 | 2017年06月05日

       原標題:用工匠精神再現經典

       澳門新聞網訊 據光明日報報道,“吃飽了,喝脹了,和皇上他爸一樣了……”一段秦腔似的吼聲,拉開了電視劇《白鹿原》的序幕。黃土飛揚的八百里秦川像畫卷一樣徐徐展開,白鹿原上的風情在一聲秦腔、一碗面中初現。在秦腔、話劇、舞劇和電影之後,陳忠實的代表作《白鹿原》被改編成為電視劇。立項籌拍16年、投資高達2.3億元的電視劇版《白鹿原》經歷了停播的插曲,5月10日再次播出后,收穫了高達9.1分的豆瓣評分,有網友評論“畫質和電影差不多,精良質感撲面而來。”

       對每一個細節嚴格要求

       白鹿原的故事發生在戰爭年代的黃土地之上,人物因背負時代背景與家族過往而格外沉重。與光鮮靚麗的偶像劇截然不同,《白鹿原》製片方為了將人物形象完整呈現,放棄了有利於片子銷售的“流量明星”,只選最適合角色的演技派。因此,從開拍伊始,電視劇的拍攝就定下了高要求、高目標。每位演員都花費了巨大的時間成本,甚至降低片酬,參與《白鹿原》的拍攝。劇組對細節的要求嚴苛到角色的每一個動作應該如何呈現……演員張嘉譯直言:“片場中的各種分歧就是要靠爭論來解決,只有通過交流,演員們對於人物的理解才能達成更深層次的合意,才能展現出更有內涵的藝術表演。”

       飾演白孝武的青年演員王驍第一次走進編劇申捷的辦公室時,申捷對他說:“白孝武這個角色有十七種詮釋方式,我希望你給我演出十七種來”。劇組的每一位工作人員,都秉持着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細摳每一個細節,挖掘人物背後的心理變化與情感過程,將白鹿原上的眾生相一筆筆深描出來。演員秦海璐說:“這種認真講究的氛圍不僅充斥在工作時間,還瀰漫至工作結束后。回到休息室和房間,演員們那根‘緊繃的弦’一樣不會放鬆。在電梯間、飯桌上、樓道口、公共房間內,他們依舊討論着每個細節應該怎樣表現。導演嚴格要求每一個人物和場景,一點不行就重新來,充分說明了他對於品質的堅守。”

       以工匠精神堅守品質,方能成就高水準的文藝作品。“最後殺青的時候很多人都哭了,人生當中很難得有如此多的人擰成一股繩打一場戰,將白鹿原完整展現出來,是來之不易的勝利。”演員翟天臨感慨道。

       再現經典應展現原著的精氣神

       陳忠實曾表示:“對《白鹿原》的改編,寄希望於電視劇。”去年4月,一代文壇巨匠溘然長逝,未能在生前得見劇版開播。這部記載關中平原50年歷史變遷的皇皇巨作,曾獲茅盾文學獎,也被認為是當代中國不可多得的經典長篇小說。

       然而,電視劇的改編怎樣才能表達出原著深刻的思想內涵,再現經典中蘊含的白鹿精魂?劇版《白鹿原》中既有細緻入微的情節刻畫,又有展現原上風貌的廣闊場面。張嘉譯飾演的白嘉軒代表着最樸實淳厚的農民形象,土地就是命根子,他恪守耕讀傳家的傳統禮法,用“仁義”挑起白鹿村團結同心的明燈,腰板挺直的族長能夠處理好兄弟反目、族人互毆、鄰人相騙的生活瑣事,卻在封建禮教與宗法文化崩塌時空餘悲愴。當“繼承”與“堅守”受到社會變革的衝擊,一連串不可預估的新生活推着白嘉軒在抉擇中掙扎前進。電視劇版《白鹿原》,向觀眾再現了渭河平原上人性的撕裂與掙扎,宗族的堅守與變遷,幾代人的酸甜苦辣。

       《白鹿原》出品人趙安表示:“這不是一部普通的劇。在劇中你會看到中國傳統文化為什麼經歷這麼久沒有中斷。白嘉軒的堅持,表面上看是在堅守村規鄉約,其實他是在傳承基本道德、文明與文化。作品也描述了這些堅守所遇到的困難和衝擊,這也恰恰體現了該劇的情懷,特別是從中國傳統文化傳承的角度來看劇,這種文化的根對全世界都會有影響。”

       《白鹿原》劇組為了展現原著的精氣神,在開拍之初,便要求演員下到陝西農村體驗生活。在歷時20天的體驗生活中,劇組成員一方面生理機能逐步適應陝西環境,另一方面也做好了開工的心理準備。男人們鋤地割麥,女人們擀麵紡線,在這個過程中,秦海璐瘦身30斤,男演員們的一張張臉也曬得黝黑。農村生活給劇組提供了一個陝西生活的真實樣本,演員李洪濤告訴記者:“體驗農村生活的時候,我和王驍經常在原上溜達,觀察那裡的老農民,模仿他們的生活狀態,互相切磋如何才能演得像。”再現原著的精氣神,就是要回到原著所紮根的深厚土地,穩穩地站在這一片土地之上,與原著所描繪的人物同呼吸。

 

        高品質電視劇才經得起流傳

       當下,“IP+流量明星”幾乎成了影視創作的標配。然而,文藝創作沒有捷徑,文藝精品並非靠明星、靠流量和數據就能輕易實現。文藝創作只有深入生活、紮根人民、腳踏實地,才能實現文藝創作從高原到高峰的邁進。

       劇版《白鹿原》經過16年的籌備,10年立項,227天拍攝,一年多的後期製作,94位主要演員、4萬多人次群眾演出,轉場多地拍攝,才造就了這部85集的《白鹿原》。秦海璐在接受採訪時說:“從立項到現在,拍攝的8個月時間對於《白鹿原》來說,是最容易的。”據了解,《白鹿原》的籌拍始終堅持“不為掙錢為作品”的拍攝理念。影評人王冰笛認為,“這才是電視劇製作該有的態度,而《白鹿原》所做到的就是完成在內容品質方面的堅守,這也是對這樣一部史詩級IP的責任。”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教師朱傳欣評價:“《白鹿原》是一部‘有品格’‘有靈魂’的劇。它的品格來自於製作團隊和演職人員在潮流大趨勢下的堅守,它的靈魂除了原著小說呈現的魅力和厚重感以外,也有整個劇組團隊賦予這部作品全新的生命力。”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