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聞網

“聊天露骨”的校長為何算受害者?

教育 | 2017年04月21日

聊天露骨,打情罵俏,在私密的二人空間里,即便裸身相對,好像也沒什麼不妥。只是這樣的“聊天”被公諸於眾,就瞬間成車禍現場。這樣的事件,發生在無錫,“聊天記錄”截圖來自手機回收生意人,涉事男主角竟然是當地一個學校的副校長。只是,作為事件的男主角,覺得自己被算計,所以作報警處理,但是具體的事件來龍去脈,還並不明了。

不過,對於校長系列的“醜聞”,一直以來都沒有消停過。禍害青苗、猥褻同僚、潛規教師,貌似已經成為“校長們”的特定技能。只是想想,這與“校長”的稱謂並沒有太多關係,類似的問題在很多位置上也存在,只要稍有權利,就總會有人濫用。

當然,如若事件中的“副校長”被算計最終坐實,也說明在權利的磁場里,除卻主動的濫權,也會滋生被動的墨水。總之想乾淨的在權利的鋼絲上行走,最起碼先保持自己行得端正。只是很多時候,一些事情的發展,總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不堪。

從媒體的報道邏輯上來看,直指校長的稱謂,這可能更容易形成輿論上的風口。畢竟,作為教師群體中的領導者,如若行為不端,肯定難以服眾。只是,絕大多數輿論的落腳點和實際的問題所在,並不能很好焊接。私德和公德,本來不是一回事。

這就好比,家裡是個好丈夫,好父親。但並不能代表,在學校是好領導,好教師。很多角色的要求和指標並不一樣,德育上的好壞只是道德標準,真正在行業里的準則,更遵從技能和個性的高低。所以,總拿私德的高下論公共領域的稱職與否,難免會有問題。

所以,當很多人在批評“官員”、“醫生”、“教師”的時候,是否想過真正的問題是什麼。如果一個優秀的人,在被群體標籤覆蓋時,變差或變壞,問題似乎就顯而易見,是群體準則出了問題,而非個人的原則有問題,這些都值得思考。

當然,在一定層面,私德和公德互相影響,但是在具體的問題上,還是應該單純的去看,否則一個人的形象框架太容易破碎。對於私德層面而言,公眾沒有太多權利干涉,只要在公共層面,把該做的事情搞定,私德的影響不影響正常公德的散發,就沒什麼大問題。

所以,從某種層面來看,這位“副校長”着實算受害者。即便真正出軌,那也是家庭感情層面的問題,不應該和“副校長”身份掛鈎太多。如果一個人只代表“群體”時才有存在感,這不免讓人覺得自己就是“一塊肉”,只有被他人咀嚼時,才有存在的意義。

於此,要想有尊嚴的活着,首先是找到自我存在,哪怕自己身患污名,最直接的感受“自己是一個人”,先從自我出發,在考慮別的事情。對於這位校長而言,不管怎樣,他首先是一個人,私德不管好與壞,請不要先入為主和公德掛鈎,何況具體的事情還不明了之前,只能認定他是個“受害者”。

原創文章,謝絕無署名轉載,首發微信公眾號:qingnianxuejia。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