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聞網

為什麼伊坂幸太郎是“背負日本文學未來命運的人”?

文化 | 2017年03月10日

“逃吧,別輸給他們!再黑暗的地方也能成為金色夢鄉!”(摘自《金色夢鄉》)

從2005年至2015年,日本權威雜誌《達文西》評選最受歡迎男作家,前三名始終就是三個名字:伊坂幸太郎、村上春樹、東野圭吾。

近日,被書迷公認“最燃最好看”的長篇小說《金色夢鄉》由新經典文化引進出版。著名編劇史航、知名學者止庵受邀出席在北京舉辦的新書首發式。

伊坂幸太郎官方形象伊坂幸太郎官方形象

伊坂幸太郎:在日本文壇劍走偏鋒獨樹一幟

“他的書中有很多善意的東西,他相信這個世界會變好。”止庵在活動中,這樣總結伊坂幸太郎的作品特色。

2000年,伊坂幸太郎憑藉《奧杜邦的祈禱》出道,至今創作了30餘部小說。伊坂幸太郎和東野圭吾同為高人氣作家,經常被拿來對比,加上伊坂得過許多推理大獎,部分媒體和讀者難免給他貼上推理作家的標籤。

止庵、史航出席《金色夢鄉》新書首發式止庵、史航出席《金色夢鄉》新書首發式

伊坂作品的內容於格局,絕非類型文學這個筐可以裝得下。事實上,一大半伊坂作品其實同案子、推理毫無關係,它們關注的是人,是世界,是命運。一次在同東野圭吾的對談中,伊坂明確表示:“即使人物和詭計都要服務於讀者,我還是會按照對純文學的理解的高度來寫作。”

史航則認為,伊坂幸太郎最吸引他的地方在於故事非常新奇,完全不按牌理出牌。“他寫所有奇怪的事情。他是一個特別能開腦洞的作家,最後總是不忘了補上他對人生積極的理解。”史航認為,伊坂幸太郎的小說擁有正直、單純、善意、積極的韻腳。“要說黑暗,有很多比他黑暗的東西,東野圭吾也有比他老辣的東西,但伊坂幸太郎是每次要壓這個韻的人。”

用奇特的腦洞世界,搭載類型小說的骨架和文學的靈魂,讓伊坂幸太郎的小說在日本文壇獨樹一幟。

《金色夢鄉》:在自我拯救中尋找世界的善意

《金色夢鄉》,南海出版公司·新經典文化,2016年11月
《金色夢鄉》,南海出版公司·新經典文化,2016年11月

日本新潮社曾評價《金色夢鄉》:“伊坂小說集大成之作,清晰精巧的伏筆、印象深刻的對白、駕馭時間的構造力。” 

小說講述平凡善良的快遞員青柳雅春的離奇經歷。他勇斗歹徒,解救當紅女星而一夜成名。兩年後卻遭構陷,淪為刺殺日本新任首相的嫌疑犯,被迫走上逃亡之路。

伊坂幸太郎說他“習慣以悲觀的角度看待事情,同時又不想寫讓讀者心情沉重灰暗的東西,於是決定去寫在悲觀的舞台上努力活下去的故事。”

《金色夢鄉》書名取自伊坂幸太郎熱愛的搖滾樂隊披頭士的同名歌曲,與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同樣是一部滿懷溫情的小說。與後者的治癒路線不同,頗具朋克精神的伊坂幸太郎在《金色夢鄉》里為主人公選擇了一條自我拯救之路,那就是感動了許多讀者的勇氣與信念——就算世界上有許多無奈,生活中有許多艱難,人依然可以選擇好好活下去。 

伊坂幸太郎將“善意”貫穿於書中,為讀者在黑暗中建造了金色夢鄉。止庵評價此書是“最具伊坂幸太郎味道”的一本書,他更是強調,當今世界需要有伊坂幸太郎這樣的作者,“在這個年代不能像政治輔導員一樣表達善意,而是跟相對年輕的人漫談,應該像他們內心深處那樣,期待並表達善意。”

在《金色夢想》中,伊坂幸太郎同樣寫下對現實的憂慮。“村上春樹寫了《1Q84》,東野圭吾寫了《白金數據》,都是跟政治有關的。”止庵舉例稱。“大家很怕自己陷入一個籠罩在國家之上的巨大陰謀中,所有的人的善意都是對它的反抗。”

《金色夢鄉》
《金色夢鄉》
  “作品更接近村上春樹,而非東野圭吾”

同為“最受歡迎男作家”,伊坂幸太郎、村上春樹、東野圭吾的作品常常被讀者進行比較。止庵指出,伊坂幸太郎的作品更接近村上春樹,而非東野圭吾。伊坂幸太郎和後期的村上春樹在寫作主題上基本可以歸為一類。

“伊坂幸太郎和東野圭吾其實是特別不一樣的作家。伊坂幸太郎從頭到尾是按照自己的路數來寫的,但是題材不太一樣。”止庵認為, 東野圭吾的寫作跨度比伊坂幸太郎寬,“在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紅手指》跟伊坂幸太郎有相似之處,存在共鳴的地方。但《白夜行》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嫌疑人X的獻身》有一點點相似,但是惡意完全不一樣。伊坂幸太郎對現有體制的反感程度比東野圭吾大。東野圭吾比伊坂幸太郎更嚴謹、更規範。伊坂幸太郎更跳躍,更腦洞大開。他們有兩種不同的讀者群。

史航比較二者最大的區別為:東野圭吾在暗黑中幫你轉化,暗黑中把你護送到你想去的立場上去,是“乾坤大挪移”。但是伊坂幸太郎不會讓你的立場有太大的轉變,他一開始的立場就是對的,站在小人物身旁,反抗體制。

(文字及圖片來源:新浪讀書)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