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聞網

校園欺凌:以全面教育趕走成長的陰霾

教育 | 2016年12月19日

規則教育應成體系

  筱理

  近期,校園欺凌成為熱議話題。孩子是非觀念並不清晰,重視規則教育十分必要。

  遏制校園欺凌,法治思維不可或缺,但過於依賴懲治,可能讓複雜問題簡單化、線條化。依法懲戒是對行為的末端治理,並不能告訴學生應該遵循何種行為規範。讓所有孩子建立起清醒的底線意識和規則意識,才是負責任的做法。

  防範校園欺凌,需要良好且成體系的規則教育。有專家指出,根據國外一些經驗,從幼兒園到中小學,根據不同年齡和年級,設立詳細的行為規範和干預措施,如發生推碰他人、投擲物品、吐唾沫等行為,會視情節做出勒令停止、給予告誡、逐出課堂等懲罰。行為規範越是細緻,指導意義和操作意義越明顯。只要在特定“烈度”範圍內邊解決邊引導,就能儘早規束行為,有效避免欺凌升級。

  校園欺凌的存在,說明教育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抵達光明需要在學生、家長、學校、社會共同樹立規則意識。一旦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校園欺凌就不至於成為一個需要到校外解決的問題。

  感受教育不可或缺

  何傑

  每談及校園欺凌,都會勾起我埋藏多年的痛苦,引發對教育的深思。欺凌多發,其中一個原因是孩子們缺少感同身受的教育。這在心理學上被稱為“共情”。欺凌行為令人痛心,一些孩子對受害者沒有共情體驗,對一些衝動行為也不以為然,更值得擔憂。

  教育專家認為,物質短缺時心理感受不是最重要的,那麼在物質豐裕時代,孩子們對尊重心理的需求極為強烈。此時,如果不重視培養共情能力,只看重競爭結果,很容易結出惡果。

  在青少年時代,感同身受的意識與能力,應該成為教育的重要內容。教育學生行為得體,不能只靠違紀、違法的後果去“嚇唬”,而要引導他們體驗因過失導致的痛苦,特別是那些弱者的傷痛。如講《孔乙己》時提示學生,那些短衣幫們明知孔乙己的痛苦卻當面羞辱他的不堪;講《風箏》時,也可說明,兄長將“風輪擲在地下,踏扁”“傲然走出”的舉動,讓弟弟內心多麼絕望。

  教師和家長作為教育者,也要接受感受教育。除了對孩子的境遇感同身受,也要明確告訴他們,失當行為會給家長和老師帶來痛苦。用換位感受驅散欺凌陰霾,這堂課要跟上。

  錘鍊教育要會引導

  暮色

  教會孩子們對欺凌說“不”,尤其是鼓勵男孩保護自己和同學,是讓其真正成長、適應社會的必修課。

  當前確實存在着另一個層面的問題,即家庭的“過度保護”讓孩子容易養成“柔軟心理”,孩子們也需要一定的錘鍊。在一些發達國家,仍用童子軍制度來培養孩子的生存技能;在日本,幼兒園孩子要在冰天雪地里光着小身子滿操場跑,進行“耐寒訓練”;上海某小學日前推出全國首本男生性別教材……適當探索性別教育,就是為了找回正在流失掉的堅強、陽光、力量等性格品質。

  當然,錘鍊孩子的性格,教會孩子對欺凌說“不”,並非教唆孩子“以暴制暴”。錘鍊教育要有引導,不是讓孩子適應“弱肉強食”,而是讓孩子們更有擔當,更願意呵護弱者,更能夠見義勇為。

  學校是一個微縮的社會系統,校方當然要承擔一個建設“文明環境”的主要責任,而讓終要離開父母懷抱的孩子們成長起來,也是題中應有之義。

  原標題:以全面教育趕走成長的陰霾

           


評論0